殡葬百科
诠释生命的厚度,彰显高贵的价值
  1. 首页
  2. 殡葬百科
  3. 殡葬常识

浙东地区的传统丧葬风俗

  • 来源:未知
  • 编辑:天顺祥光

备棺与选墓地

人死后一二天,就开始备棺,俗话也叫“夹棺材”。富有人家,则提前为老人做好寿材。上等的棺木料为柏木,称为“柏树方”,不过,这只有有钱人家备得起。其次是杉木与松木。

普通人家,棺材一般都是在老人死后临时做的,木料大都为松木,厚度也差一些。为了赶时间,木匠都是粗粗制作。为此民间就有用“夹毛棺材”的说法,来比喻干活毛燥的人。不过,这油漆不能省,福禄寿三字也一定得写。

与此同时,就是去山上选择墓地。它是人生最后的归宿,后辈子孙都会找一块福地让老人安息。一般人家都凭自己直觉,选择青山环抱,绿水缠绕,向阳、利水的山地即可。但有钱人家,必得请风水先生来勘测风水。

据说,凡被称之为风水宝地,基本上都具备以下几个要素:一是后面靠山要高大,且山后有山,称之为复山。二是左右要有山脉缓坡向前延伸,成护卫状,就像一把端放着的太师椅,更似母亲伸展手臂的环抱。三是前方要有山,距离要远,山向要好,切忌中间豁开大缺口。四是墓地前有足够的空阔地,中间有水系环绕。

灵堂、守灵与吊唁

灵堂,就是停尸、放柩,供人们祭奠及孝子守丧的地方。一般人家,都以厅堂作灵堂,而大户人家,会另搭高大宽敞的灵棚,就像古典殿堂一样,以显示门庭不凡。

在厅堂正中挂一幅能遮蔽尸床或灵柩的白色大帐幔,帐幔正中贴一个直径盈尺的“奠”字;帐前摆放一张“八仙桌”,谓供桌,桌子上方供木质的亡灵牌位。至民国,有了照相后,有的丧家就开始另挂遗像,且一直沿袭至今。供桌上摆放饭菜果品等供品,桌前陈列香筒、香炉等祭器,桌下放置烧纸钱的瓦盆。桌前地上放上草垫子,供孝子和来客拜祭。此外,还请来匠工做纸活,比如纸人纸马、童男童女、金斗银斗、仙鹤祥鹿等,排列于灵堂两侧。随着社会发展,此风俗也与时俱进,演变成用纸板模型的洋房、汽车、空调、冰箱等高档物件。

此外,须以孝子名义做一篇祭文,以文字形式对亡故亲人的祭奠与哀念。一般都请当地的老学究、老先生代为撰写。旧时祭文多用文言或半文言体,讲究文辞华丽,格式严谨,且感情真挚,悲痛之情跃然纸上。

其实,祭文就相当于现在的悼词,只不过其格式与文句不同而已。文稿拟定后抄于质地较好的白纸或黄纸条幅上,也称为轴,挂于灵堂帷幔左侧,到出殡这天由丧事司仪诵读,因为一般的孝子都无法完成此任。

在遗像两边、庭院廊柱与房屋的各个门框,都要贴上白纸丧联,比如“一生俭朴留典范,半世勤劳传嘉风”,用于遗像较为合适。如“桃花流水杳然去,清风明月何处寻”,“悲音难挽流云驻,哭声相随野鹤飞”等模式化对联,则随贴于其它地方,以此营造出一种白茫茫、凄惨惨的丧事气氛。

落棺与做道场

落棺时,孝子所赠的被褥垫放在底部,然后遗体入棺,再依次覆盖上女儿与其他亲戚送的被。除了亲生子女的被褥较大一些,其余的则很小很薄,象征性地以表心意。此外,还须在死者背部处,垫上七个铜钱,有钱人家则用银元,俗称“垫背钱”,意为其子女们日后就有钱花,不会受穷。同时,还会将死者生前喜好的一些物品陪葬,或烟斗,或茶具,或麻将等;如是文人,就离不开琴棋书画与文房四宝这类高雅物件。

落棺时,锣鼓唢呐齐奏哀曲,所有的本家孝子孝女,都披麻戴孝,手擎一炷梵香,当亲人的遗体入棺后,便围着灵柩一边瞻仰亲人遗容,一边捶胸顿足,嚎啕大哭,其情景令人动容。

在守灵期间,大户人家一般都会请来道士、和尚念经三五日,乃至七日,俗称做道场或做佛事,为去世的亲人超度亡灵。

做道场时,道士身穿道袍,和尚则穿袈裟僧衣,一边以吟唱的形式诵经,也叫唱经,一边辅以唢呐、笃板、锣鼓等乐器,场面甚是热闹壮观。

普通人家,则请尼姑或民间虔诚的佛教女信徒,用拜忏的仪式来为亲人超度亡魂。有四人,也有六人的,她们一边诵经,一边拜祭,其氛围也甚为庄严、肃穆。

葬礼与祭奠

出殡这一天的丧葬礼仪,在整个丧事中最为隆重。在灵堂前置两张方形祭桌,桌上摆放满祭品,有猪头、鸡、鸭、鲜鱼、山笋、豆腐等菜肴不下数十碗。还有梨、桔子等水果,花生糖、芝麻糖等糖果,花生、瓜子等壳果,酥油饼、麻饼等粉果各摆五样,称为“五色果子”。在祭桌上首,另放一把高背椅,椅上披一件死者生前衣服,地上放一双鞋,象征死者端坐于此接受祭奠。

丧礼一般由道士主持(古时有专门的丧事司仪,至清末民初后,就多由道士来执事了),首先由孝子拜祭。此时,孝子除了披麻戴孝外,还头戴用草绳编织的“三梁冠”,足穿草鞋,腰中系一根草绳。这是孝子以一种寒悲形象,来体现其悲痛之情与慈孝之心,与丧事形成一种合谐的氛围。随着哀乐奏起,孝子束衣整冠,行三跪九拜大礼后,就由道士代为诵读祭文。

接下去,便是本家族人,以及所有亲戚朋友,除长辈之外,以亲疏尊卑为顺序,一家一堂,本家先祭,外客后祭,年长者跪在前,晚辈跪在后,依次进行跪拜行礼。

出殡与路祭

丧礼结束,便由木工用钉子将棺盖封住。这时,灵堂里孝子孝女一边抚摸着棺材,减少亲人钉钉时的痛苦,一边哭声大起。抬棺者把灵柩移至道地或大门外的两条长凳上,在其两侧各绑上一根专门抬棺用的长木杠,在两根木杠的两头之间捆上绳索,再用一根短木杠拴在绳索中间,然后由四个人抬。如是有地位有财势的人家,棺木用的又是“柏树方”,那么就得八个人抬了,丧事也显得更有气派。

有些人家还要做“材显”,即用细竹杆扎成一个架子,再在上面用篾条扎成鹤的模型,糊上白纸,这样一只展翅欲飞的仙鹤就赫然眼帘。出殡时,把它置于灵柩上面,意为亲人“驾鹤归仙”。而有功名地位的人家,其“材显”为五只鹤,做功也更为考究,称之为“五鹤朝天”,以此来显示门庭的荣耀。

在悲咽的唢呐声与齐鸣的鞭炮声中,抬棺者抬起灵柩缓缓上路,送葬的队伍紧紧相随。出殡队伍的序列,由乐队走在最前面,吹奏着哀乐开道。

在出殡时,还有一个仪式叫“路祭”,就是灵柩抬至村口,在路上放上祭桌,摆上祭品,再次祭奠死者亡灵。

做坟与“进坑”

坟茔是死者的居屋,故丧家对此都非常重视,择好墓地后,在做坟的当天一早,便准备一份祭礼,摆放于此,然后点上香烛,烧上纸钱祭祀,谓“开坑祭”。它主要是祈求管辖此山的山神爷,也称“土地菩萨”,这里要挖土筑墓,多有冒犯,请予宽恕,并望多多照应与保佑。祭后用锄头掘几下,以明示主家动土开山。

做坟一般在出丧的头一天开始,都是请村邻及朋友义务相帮。墓穴多用砖头加蛎灰砌成,大小有一定尺度,顶部呈拱形。做坟的人很辛苦,材料都是挑上去的,山间小路,多弯曲不平,非常累人。所以,主家不敢有半点怠慢,中餐及点心都送到山上,且以好酒好菜款待。

灵柩被放入墓穴里,称为“进坑”。在此前,要用芝麻秆烧于墓穴中,叫“暖坑”,意思是墓穴阴冷潮湿,用火取暖后,老人住进去就舒服了。而用芝麻秆为燃料,其寓意有二,一是其子孙后代,会像芝麻籽一样人丁兴旺;二是也像芝麻开花节节高,日子越过越好。

过去,还有一种“停棺”风俗,就是棺材先不进行土葬,而是在野外找个偏僻地方先搁置起来,上面盖上稻草,俗称“丧厂”。有的人家则用砖瓦盖个小屋,将棺木放在里头,叫“坟屋”。据说这主要有两个原因,一是因当年下葬不利,或不宜动土而厝棺待葬。二是则认为“热尸”下葬不好,停棺数年后再下葬,有利于子孙发吉。这种丧厂与坟屋,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还能见到。

撒羹饭、送客与“还山”

丧葬程序一般都在上午完成,所以,丧家都得在中午办丧宴招待宾客,俗称“撒羹饭”。以前的丧宴比较简单微薄,一般喜酒不能上桌的菜,它都能搬上去,比如猪头肉、溪鱼、豆腐、豆芽、海带等等。不过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眼下所办的丧宴,已不可同日而语,其质量与喜宴已没什么差别了。

送葬回来的人们,在入席前,必须在身上甩些许“净水”。它是道士念过净水咒的清水,说是可消除身上送葬后所带来的阴气、晦气,达到驱邪避祸的目的。其实是,经过一上午的丧葬礼仪后,人们的精神处于一种 混混沌沌的状况,现在,用清凉的水刺激一下,就会促使头脑清醒,回归到现实状态中。

丧宴没有严格的礼节,席位随坐,吃得也比较随意。如若是寿星老丧,也叫喜丧,有些女人就会在吃肉时省下自己这份不吃,将其带回给小孩吃,说是孩子吃了这样的“羹饭肉”,就会身体“蛮赖”无病灾。

当天下午,孝子还要去亲人坟上送面汤、脚汤与茶水,也叫“还山”,这是再一次的尽孝之举。孝子仍披麻戴孝,除了拎着烧开的茶汤,还捎上一个用干稻草捆成的稻草把,一路慢慢燃着,故也谓“火种把”。

做七、百日与周年祭

死者从咽气之日算起,每七天为一个祭日,共七个为四十九天。每一个七日,丧家都要进行祭祀,俗称“做七”。一般情况下,“三七”由媳妇娘家人来做,“五七”则由出嫁的女儿来操办。

亲人亡后一百天与一周年时,都要进行祭祀,分别叫“做百日”与“做周年”。在三周年时,则是对亡者最后的一次祭祀,叫“满祭”。

其实,这只是丧家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里,对亡故亲人再次深表哀悼的一种方式。而对三周年的“满祭”,则还会有另一种微妙心态——期待。因为按儒家礼制,在这三年守孝期间,家里不能放鞭炮,不能娱乐,不能造房子,更不能庆寿及办喜事等,这确是很难熬的日子。如若三年已满,对亡者的所有礼俗都已完成,一桩丧事终宣告结束,从此可以回归正常的生活,这对孝子未尝不值得欣喜。所以,在做“满祭”时,往往比较隆重,也多少有一些喜庆色彩。